Trekkerz


Land on No-ddl Planet.🌈


I/O

Leave Words

其实人无论长多大都是都是小时候的幼稚把戏,只是形式不同罢了。

小时候可能在桌子上刻字,在日记本里写模糊不清的东西又交换给朋友看,长大之后其实也并没有高明很多吧, 正在拿手机发微博的牛富贵感慨了一下,这种事情就是想被人知道的秘密罢了。

毒辣夏天的丑恶嘴脸终于在今天暴露了,虽然打着伞,但汗还是从脑门濡湿刘海从脸颊边滑下来,整个人都黏糊糊,被阳光照射的皮肤开始疼痛泛红。 牛富贵发完微博之后切到公告看今天的题讲会在哪个教室,晕啊,还是走那么久。

这个日常号已经开了很久了,因为都是闲言碎语,所以没有太多粉丝,除去一看头像就很吓人的僵尸粉,可能就七八个能互动一下的朋友吧。 终于找到教室了,却发现都已经坐的七七八八了,但无所谓,反正也是坐后面。牛富贵找了个临窗的位置坐下,那排刚好两个座位, 把书包往里面座位一放,这样基本上就不会有人坐过来了。教室冷气很足,牛富贵打了个喷嚏,一抬头就看见李白提着电脑走进教室。

刚刚好。

李白把投影调好的时候牛富贵才回过神,眼神聚焦到屏幕上,查找算法吗,其实聚不聚焦都差不多,一样看不懂, 但不影响牛富贵听得津津有味。

全宇宙女孩通用苏点就是看见喜欢的人游刃有余的样子,真的很有魅力。 李白把袖子卷到手肘处,一只手撑在讲台上一只手拿着鼠标。窗帘拉到剩一条缝,夕阳从外面争先恐后地从那条缝涌进来洒在李白身上。 他抬眼看屏幕时抿着薄薄的嘴唇,眼睛眯起来,扫一眼再看向教室里的人,确认大家脸上的迷茫没有那么强烈后,再继续讲下去。 那眼神疏离冷淡,在教室中扫了一圈后,却用礼貌温和的语气询问,还有问题吗。

夕阳明晃晃的,热得人快要烧起来了。

上完课之后,有人去找李白问一些问题。牛富贵收拾了一下书包,离开了教室。走在路上牛富贵发了一条微博,二叉树排序查找能让你找到我吗。

这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夏天的傍晚会有湿润闷热的微风,气温依旧居高不下。教学楼的集中冷气就像是一路没有绿茵的滚烫道路旁的一家拯救世界的冷饮店,牛富贵在门口徘徊踟蹰。 突然手机振动了一下,有微博的提示消息。牛富贵解锁之后,点开微博,发现是刚刚那条微博的评论提示。

“哈希可以。”

饮下超大杯冰霜蓝莓特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