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t by chekaki
 

Paper plane

微博原文

翻到一年前的微博,我好像真的很喜欢我的初中时代。虽然我的初中也是个极端应试教育的学校,我也经历过暗无天日的时期,但回忆起来还是非常喜欢。戴着束缚的镣铐享受自由,在作息表的缝隙中安插浪漫主义。

初中的校园很大,听说现在已经有高尔夫校队了,可以想象学校里有多少无所事事的空地。校园里有很多很多没有被标记的角落,就像《香水》里男主角找到的没有任何味道的山洞,它们丰盈却空白,可以被任何人插上“独属于我”的旗帜。

高中和大学的校园其实也很大,尤其是大学,从一个校门走到另一个校门,大概需要二三十分钟。但很空洞,很平瘠,让人没有探索和占有的欲望。夏天会经历无处躲藏的炎热,冬天会遭遇席卷而来的寒意。

初中的校园跟重庆很像,因为山势的缘故,五楼出来是操场,操场被高高的墙脊围绕。学校每年都会培植草皮,开春播种草籽,用木桩将操场圈起来。踢足球的男生会故意不小心将球踢进去,向园艺工赔笑征得他们的同意进去捡球,然后趁此机会在毛茸茸的青草地撒欢奔跑。园艺工不舍得追赶他,只能在旁边大声叫骂。每次早操绕着操场跑圈的时候都会感慨,原来青草真的这么香,好想做一只真正的小羊去感受青草的美味。

乒乓球场后面是花园,园艺工会拖着长长的浇水管在各个角落修修剪剪。没有种花的地方会堆落叶和松果,以及一些烟头。我在那里背过书,听过歌,是一个安静但不绝迹的美妙角落。

乒乓球桌不是那种木材台面,是水泥浇筑的(或者是叫什么石板吗我也不清楚),冬天的太阳会把它晒得热乎乎的,我曾经在球桌上睡过午觉,确实很硬,但树影婆娑摇晃哄我睡觉,真的会很快睡着。

写到这里我突然没有由来地想起一个中午,上午的课上完之后班主任留下了四个人批评,我因为话太多被室友的妈妈向班主任打了小报告,所以他把我留下讽刺了一番。其他三个人都是优等生,虽然被批评但都能听出来是老师的那种特殊提点,而我夹在中间,怎么看都显得很丢脸。批评结束后教学楼已经空无一人,我下楼的时候突然放声大哭,是真的大哭,可能是继幼儿园时期后第一次毫无忌惮的大哭,感觉整个教学楼都回荡着我的鬼哭狼嚎。我们教学楼是一个长方形的口字型,每一层中间都有走廊连接(be like日字转九十度)。每次走到走廊口就感觉我的哭声穿过去又被送回来,教学楼好像无声却又温柔地听着我的哭泣。那种感觉好奇妙,好像被它摸了头,告诉我慢点哭,不要哭断了气。对了,走廊里也有乒乓球桌,但我没有在那里睡过觉,因为走廊毕竟人来人往的,我也没那么傻得冒气,躺在那里当小丑。

未完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