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per plane

翻到一年前的微博,我好像真的很喜欢我的初中时代。虽然我的初中也是个极端应试教育的学校,我也经历过暗无天日的时期,但回忆起来还是非常喜欢。戴着束缚的镣铐享受自由,在作息表的缝隙中安插浪漫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