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在去教研室或者回寝室的路上给朋友打电话,大学的时候因为校园很大,路途很远,所以总是可以聊很久聊很多。都不太记得清楚具体聊些什么了,聊琐事,聊烦恼,聊歌曲,也会玩成语游戏,说含数字或者是含颜色的成语,唱有爱或者动物的歌曲,三个问题之内猜出对方心里想的名字。因为路程,可以玩半小时游戏,聊半小时生活,说到口干舌燥,但到了寝室之后依然不愿意挂断电话,放下书包就去阳台继续聊天。

Paper plane

翻到一年前的微博,我好像真的很喜欢我的初中时代。虽然我的初中也是个极端应试教育的学校,我也经历过暗无天日的时期,但回忆起来还是非常喜欢。戴着束缚的镣铐享受自由,在作息表的缝隙中安插浪漫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