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st by chekaki
 

经常在去教研室或者回寝室的路上给朋友打电话,大学的时候因为校园很大,路途很远,所以总是可以聊很久聊很多。都不太记得清楚具体聊些什么了,聊琐事,聊烦恼,聊歌曲,也会玩成语游戏,说含数字或者是含颜色的成语,唱有爱或者动物的歌曲,三个问题之内猜出对方心里想的名字。因为路程,可以玩半小时游戏,聊半小时生活,说到口干舌燥,但到了寝室之后依然不愿意挂断电话,放下书包就去阳台继续聊天。

那时候的路好长啊,经过主楼,经过银杏大道,经过图书馆,再经过教学楼,走过食堂,再转个弯,才会到组团门口;再或者从另一条路回去,经过木桥,经过经管楼,经过航天楼,经过计算机楼,再穿过大礼堂,走过银桦,再到达终点。

有时候也会在教研室楼下的大草坪转悠着打电话,有穿廊的风,有荫蔽的树;有时候也会趴在寝室的阳台举着电话看路上骑车或行走的人;再或者去寝室走廊尽头的小阳台,或者洗澡间旁边的大阳台,那里会有各种各样的人,吃火锅的,做瑜伽的,躺着不说话的,哭和笑的。

我不喜欢一个人走路,但我又不太会交朋友,于是就导致了走路必须要打电话的习惯。如果朋友们都无法接听,才会怅然打开音乐软件,开始一个人的路程(怎么说的好像是很辛苦的样子)。

万幸朋友们都好脾气地会接听,就算是现在不能接听也会接起来告诉我等会儿打给我,从来不会责怪我因为无聊而至的来电。

现在的学校地方和地方之间感觉都不会超过五分钟路程,从教研室到寝室,如果走得快的话可能就三四分钟。这大大减少了我的路途陪伴电话的时间,除非我绕路,在原地转圈,或者是去很远的地方买东西,才会有机会跟朋友聊一通无聊的畅快电话。因为路途缩短,对话时间减少,我们的聊天也逐渐变成了在做什么要吃什么干了什么,等聊完这些差不多已经在寝室坐好准备要洗澡或者是吃东西了,会急匆匆挂掉电话去忙自己的事。等习惯之后恍然发现,已经很久没有跟朋友说没用的话做没用的事了。

上次回家到山上躺在大石头上看星星的时候还在想,要多做无用的事啊。

每次跟恋人过完假期,打开朋友对话框的时候发现聊天记录已经在几天前,不知道朋友假期做了什么看了什么吃了什么,就会一下子慌张起来。

发现距离的时候是不是已经很远了。

希望自己能有更远的路去走,这样才会有更久的陪伴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